呼的一声

最近沉迷喻黄周江。

《我们一只手压在脑袋下面另一只手伸向无数星球之中》

燃烧原野:

曾经几番提笔最终作罢,刚才看到说少漫结婚的wb突然激起了一点心思,也就顺便写点罢。

平日里的玩笑归玩笑,恶搞归恶搞,但是我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少漫结婚生子看似大团圆式的结局的,这并不是因为我萌的是BL或者喜不喜欢某些配对的缘故。(笑)今天我想说的与任何CP都毫无关系,让我们谈谈那些情情爱爱之外的东西吧,比如说“梦”这种事。

对我而言,更多的时候不愿意看他们长大,走进尘世,结婚生子,化为凡人,理由也很简单,不是不希望他们获得“凡人的幸福”,而是少漫本身就是“贩卖梦想”。“梦”这种东西,倘若跟现实完全相同,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不需要对方跟我们拥有同样的人生,不需要看他们为了教导儿女烦心,为房贷发愁,成为谁家的叔叔或者婶婶,成为“超过了年龄就无法拯救世界”前任英雄。

我们渴望的是那些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的人生,应该说,人就是要看到这种希望,哪怕是再微乎其微、支离破碎的星火。


权衡计算和世俗的成功对我这样的凡人毫无吸引力,我想看到的是生命的奇迹。

多少时候那些角色的一个不服输的眼神,一句发自心底的呐喊,一个鼓起勇气的动作——可能就那么璀璨的照射进了很多人的青春,影响了他的一生。



很多人觉得迷恋二次元是逃避人生,我不否认有这个因素,但是更多时候,我认为比起“逃避人生”不如说我们是“在英雄的人生夹缝里悄悄做着梦”。
二次元偶像的意义兴许也就是如此,我们把不能完成的梦想,部分寄托在他们身上,喜欢棒球的人并不是人人都能去甲子园,渴望友情的人也许频频遇人不淑,想要伸张正义的人可能被逼着沉默不语。
生活那么痛苦,我们总是不停的失去,放弃,多少年少时在篮球场上幻想着自己加入NBA的少年变成了夹着公文包淹没在人群里的叔叔,又有多少梦想着唱歌跳舞创造自己服装品牌的少女成为了主妇?

人们活着啊,终究需要梦,哪怕是别人的梦。



所以最痛莫过于梦醒时分。




作者毫不留情的推醒了你,塞给你一条领带和一只公文夹,冷酷的告诉你别他妈做梦进军甲子园了,你毫无才能,凡人一个并且没有女朋友,快点滚去上班吧社畜。

现在回想《灌篮高手》,其实我们心底里也明白,晴子也许最后嫁给了樱木和流川之外的人。世界这么大,未来永远充满变数,大多数人都跟初恋失之交臂,谁又能保证他们不是其中一个呢?

但是幸好井上老师没有这么做。
最后的击掌,欢呼雷动的体育馆,红发少年转过来笑着说“因为我是天才。”
故事完结在不圆满的时候恰恰成就了它的圆满,只要停在此刻,未来就还有无限的可能。

我在火影完结的时候曾经说过,我说“尽管不如人意,但是感谢你教我颇多,从此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说来丢人,那天晚上真情实感的哭了好久,不是因为所谓的“拆cp”这种理由,而就是单纯的无法接受英雄们突然都老了,要退位给自己的孩子了,我对这部作品是曾经保有很大希望的,也是相当期望它可以成为一部不落俗套的“神作”,但是结果就格局而言很让我惋惜。

这个万恶的,超过18岁就没法拯救地球的世界。
这个万恶的,一定要结婚生子好让商业运作下去的世界。

我想很多人的痛苦从来不是在于某个CP成真或者不成真,那些真的是很小的一件事,毕竟我们可以在架空的世界里描绘着新的感情,因此并不值得在乎。所以真正让人久久不能释怀,每次提起来都扼腕叹息的,是理想主义者们碎了一地的浪漫。

因为总有一些人的心里是明白的,那些心中满是勇气的少年们不属于这个尘世,他们以梦为马,他们属于长歌万里,属于星辰大海,属于吹响的号角和永不停歇的冒险、梦想。



理想主义者从不属于这个尘世。




他们不该堕入这个尘世。





(本条wb不想跟大家讨论那些CP的合不合理,谁又和谁更配。今夜我不关心CP,今夜我只想当个做梦的少年。)

评论
热度(2633)
  1. 花开荼蘼燃烧原野 转载了此文字

© 呼的一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