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年

远色有诸岭❤️

[全职高手][方锐]部分出场摘录&来自脑残粉的prpr【。

极地雀饼🐦:

“为什么喜欢方锐?”


之前看到过好几次同样问题了,每一次都觉得一言难尽,根本没有办法回答。前两天看到 @锐锐亲手种下的一颗姜 这个征集,想了想,匆匆刷了一遍原文的出场做了这个。


没摘多少比赛的、操作的描写。想看耍帅酷炫狂霸拽的可以看1629-1633章。


一个矫情的脑残粉视角。特别特别矫情,特别特别无脑吹【。慎入。


预祝方锐,生日快乐。






其实原作里“方锐”这个名字很早就有出现过,但我想大部分人跟我一样,对他真正产生印象,基本上都是从百鬼夜行开始的,而真正多少开始产生好感,可能就要到“变天了”那里了——或者可能更多的是带着同情因素吧。



“我明白,我都明白,不用再说了。”方锐面带微笑,却没有再听老板的解释,他知道俱乐部其实也是出于无奈。


 ……


五年的光阴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只是生命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对很多职业选手来说,这可能就是他们的全部。


方锐觉得自己还算不错,五年过去,只是他职业生涯的一个段落,接下来,他将换一个地方,掀起新的篇章,不过,去哪呢?



一个“微笑”,一个“还算不错”,其实看得人挺难过的。


人情世故,利益取舍,他都看得足够透彻,甚至站到了对方的立场,去替对方考虑。然后他自己呢?这些事情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的目光已经落到了前方,落在此时甚至都还不甚明朗的前路上。


他对呼啸没有感情吗?



方锐关掉了电脑,最后一个离开训练室时,不忘关掉所有的灯光和电源。




“真的要离开了?”程思嫣总算等到方锐开机,结果就听到了确切的消息。 


“是啊!要离开了……”方锐说着,目光再一次在周围的一切上旋转着。




“他的速度赶不上的,我……哦!”方锐一拍脑门,“我现在用的是海无量,不是鬼迷神疑。”



没有吗?当然有。


有些人总拿方锐打猥琐流来说事儿,其实扪心自问,这份风度,这种韧性,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




不得不说最开始喜欢他,心疼的部分更大于其他。这个人太会伪装自己,除了林敬言退役的那一小段之外,他在人前几乎全是嬉皮笑脸的,而那些嬉笑之下真正藏了多少东西?甚至在决赛的决胜场里他的状态尚未完全恢复就要背负落后的压力上场对阵一挑三风头正劲的周泽楷,他都是故作轻松的。


这是半决赛里打完霸图之后:



但是他的心里可一点不像他表现的举动这样满不在乎。



这是决赛面对轮回的决胜局:



“不行也得上啊,队伍果然还是要靠我的。”方锐得意洋洋地说着。


兴欣的诸位继续没当回事,但是叶修也同样从方锐的话里听出他要表达的意味:是的,这时候已经别无选择,无论如何,他也得上。


叶修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并不完全清楚方锐的状况是怎么样,他只知道,方锐不是一个不负责的选手,不可能拖着一个根本不可能有所发挥的状态去应战,他会上,只能说明,他还能拼。之前不上,大概就是想尽可能用到最关键的时候,而眼下,就是了。


“看我怎么欺负他!”方锐高高举着他紧握成拳的黄金右手,上场了。



有句话叫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而方锐这样的人,明显就属于不会哭的那一类。


他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普通人,也会有喜怒哀乐,但他总是只让人看见好的那一半,剩下的默默藏起来自己扛,并且永远让自己看起来举重若轻,好像永远没有什么东西能压垮他。


……不管你疼不疼,反正我疼。




后来有些片段翻来覆去地看,就发现其实方锐这个人吧,看着吊儿郎当不着四六的,其实身上也藏着很多优点的。


哦,以及,苏点。【…


比如,像上一段引文里边说的,负责任,靠谱。



鬼迷神疑被扩散开的念气疯狂切割着,方锐对这个陪伴了自己五年的角色,下手时竟然丝毫不见手软。




无论是召唤师在这幅图上不利的地方,还是莫凡努力创造出的法力问题,方锐全都牢牢地把握住了。 


“一点没有浪费队友的铺垫,真是个可靠的家伙啊!”场下叶修感慨着,……



没错,方锐是嘴上跑火车,垃圾话一筐一筐的,新闻发布会上能折腾得自家新闻官都泪流满面,但是这个人在赛场上,他从来是一个可靠的存在。


而且他一直没有满足于自己的表现,一直还在希望,还能够做得更好,能够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能过为队伍奠定下多几分胜机。


野心也好,理想也罢,他的心气总是摆得很高,对自己总是苛刻的,总还是想着要更好一些,更努力一些。脚步不肯停歇,所以他才走到了比别人更远的地方。



方锐是猥琐流大师不假,但猥琐不代表没自尊,此时的他就觉得很受伤。转型磨合,这或许是一个他可以失利的理由,但是,他可不想因为有借口,就轻易降低对自己的要求,失去心气的话,只会一输再输。




即便以一敌三无法脱身也不是件会被笑话的事,但是方锐还是很在意自己成了突破口。


唐柔和罗辑的救援已经来临,但方锐还是试图改变当下的局面。




职业转型确实是一大不稳定因素,可是自己这一赛季的很多闪光点,不也正是靠着转型后对手的不适应才杀了他们个措手不及吗?


转型不该是借口,这点方锐自己最清楚不过。因为气功师他越玩越顺手,丝毫不觉得有妨碍到自己发挥。


可是,自己就只能到这种程度了吗?


……


局面上的劣势?人数上的不利?


方锐不想给自己找这样的理由,魏琛面对蓝雨的时候,罗辑面对霸图的时候,他们也不是在兴欣占着优势的情况下拣便宜啊!


自己竟然如此不堪!




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


连番这样的表现,在季后赛这样的重要时刻,扪心自问,方锐觉得自己都应该失去位置。但是兴欣还是一如既往地派他上阵,但是这份信赖,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


必须要有所改变,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方锐怒,不针对孙翔,而是针对自己。


耐力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所以就不把这当问题,方锐怒自己这种草率,怒自己这种侥幸。



在自诘自省以外,他对自己的过失和错误也一向很坦然。



“又撤,到底什么时候能打?我们不是做好埋伏了吗?”赵禹哲叫道,虽然他也看出这一次他们的埋伏因为烟雨的远程过多有些落了空,但他就是要说出来,以此打方锐的脸。


“埋伏不对盘,先避。”结果方锐这种猥琐流的大师哪有他那种骄傲和矜持,果断地承认了这次埋伏很失败。



自问“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这样的场景在季后赛统共不过九场的比赛里,在方锐身上出现了许多次。追求更好,更强大,出了问题总是首先从自己开始检讨,从不替自己找借口。


是因为他笨、他弱,所以才要孜孜不倦以求笨鸟先飞吗?不。盗贼之王,猥琐大师,黄金右手,全明星,毫无疑问,他是一个有天赋,有实力的选手。


那一切只是因为,他对胜负的追求是纯粹的,他的投入是毫无保留的。



三个小时,竟然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方锐完全遗忘了时间,他全身心沉浸在荣耀里了,想的就是怎么玩好手中的气功师,击败兴欣这一干人等。而这三个小时,兴欣那边是换着人上的,他却除了换人时间外没有过任何休息。


方锐对气功师的适应能力,还有这精力,这份专注,都很值得惊叹。




耐力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所以就不把这当问题,方锐怒自己这种草率,怒自己这种侥幸。


但是自己还没有输!


……


摆脱困境,恢复耐力?那都不是目的,方锐的目的只有一个:要赢!有没有耐力,都要赢!




坚持,坚持下去!


方锐很清楚自己此时所做一切的分量。如果说比赛最初的基调,是通过叶修一拖三所奠定的,那么此时此刻,比赛的最终走势,就是由他来创造。


他一直没有以为自己是这支队伍的核心,他只是要求自己打出匹配自己身份的表现。而现在,他清楚这是一个真正可以由他来奠定胜局的时候,只要他在这里坚持下去。


不设下限,不计算那么多。方锐此时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坚持,无休止地坚持下去,将这两个人一直拖在这里,不到胜利的那一刻,就永远也不放松。



下面这段引用比较长。……其实我恨不得把那几章全贴出来。


大概就是从这里开始,方锐这个角色彻底成为了我唯一的本命。



方锐很不甘,非常不甘。


他是兴欣薪酬最高的选手,他拥有兴欣最强的角色,这是他始终念念不忘的。但是,战队最关键的一场比赛,战队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无法出力?


方锐痛恨,十分十分的痛恨。


但是他不冲动。


他不会想着再到团队赛里去试着坚持。


因为他对自己看得很清,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今天自己能贡献多少力量。他本想在擂台赛里保留,然后在更关键的团队赛里出战。但是现在,团队战,他已经没有把握百分百地贡献力量了,他怕自己在那里反倒成为全队的负担。


所以,唯有这里,唯有眼下。能贡献多少,就贡献多少,这里,就是自己的全部。




3。


是百分之三,是刚刚那一击气刃造成的伤害,是云山乱刚刚损失的生命。 


……


这样想当然也不能说错,这也确实是方锐的风格可以做出的事。但在今天,这确实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在积累,只是在提醒,他要用这种方式来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


百分之二十五已被超越,但是方锐心中根本没有这个概念,因为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个百分之二十五。


31……


又一击得手。


全场一片寂静。


方锐所组织的攻击,在所有人眼中看来根本是不成攻势的。有一击算一击,就像是在凑数。


这种无意识,无思路的打法,在职业选手看来真的太业余了。但就是这业余的打法,此时居然打得吕泊远有些没脾气。他看不出方锐有什么思路,就这么有一击没一击的,这让吕泊远的意识和经验反倒派不上用场。


方锐打得太专注,太纯粹。


……


海无量再次被拎起,被挥出,坠地。


生命清零,方锐却还在死死盯着云山乱,盯着他的生命。


就在海无量生命清零的一刻,胜负已分,云山乱的生命自然也被锁定。


方锐终于可以看清了。


84。


百分之八十四。


继续!


方锐还在操作。但是他发现海无量已经不听他指挥,他的视角已经不对,屏幕色彩已经变成灰白。


方锐愣住。


百分之八十四,到此为止了吗?


……


方锐这个猥琐的家伙,义无反顾地追求着胜利,他打出的这一场比赛并不好看,没有多少赏心悦目的地方,但是这份坚持和追求,直指人心。



纯粹,坚定,心无旁骛。


清醒,镇定,竭尽全力。


随时保持清楚的自我认知,冷静地判断局势,不管比赛好不好看,不择手段,就是要赢。


还有人觉得他吊儿郎当吗?




可是冕于他身的荣耀再多,他却从来都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低,从来不居功自傲。


名利自不必说。名吧,猥琐流向来得不到多漂亮的名声,甚至有时候他大胜下场,迎接他的都是嘘声;利吧,他真的在乎钱,也就不会跑到兴欣去了。



方锐很随性,从在蓝雨时的气功师身份,再到被呼啸挖来往流氓上培养,结果等真成职业选手时,又发现盗贼挺适合,于是定位成了盗贼……这或许可以说方锐在不断地妥协,可是在当下的职业环境,一位未成名的选手,想得到战队重用,恐怕绝大多数都会选择这样服从和妥协。而方锐呢,他的服从和妥协也着实多了些,只在训练营到成为职业选手的途上就这么多波折,但是最后,他终于是成功了,但这家伙,成功之后,他又转型了,但以他现实的身份和地位,转型,还会被人看作是服从和妥协吗?可在方锐看来,却没觉得和当初有多大不同。




猥琐流的嘛,玩猥琐流的,那就得承受世俗的偏见,注定得到的爱要少几分。




而他对于无法入选这种事就看得很淡了,在某媒体访问时他甚至表示,总是入选,今年好容易是掉出来了,挺好。 


这种态度放在刘小别眼中那真是太欠了,很多人也认为方锐是在矫情。

这些或者都有一点吧,但是方锐的状态,真的完全没有因为这种事受影响那是真的。  


自己果然是天生配角的命啊!


方锐不由地深入感慨了一下。虽然他并没有多大的野心,但是作为一支队伍的核心,这是每一位职业选手都会有的憧憬。方锐因为猥琐的风格,一直被认为不适合作为一支队伍的旗帜,对此他挺不以为然的。但是现在,通过和叶修,和苏沐橙的比较,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确实不适合作为一位真正的核心人物,这并不仅仅是因为猥琐流的风格。


还好已经习惯了!


方锐倒是挺会宽慰自己,很快就已经甩开了这些念想。本来他对这种事就没存多大的心思,只是因为季后赛的表现一直不够抢眼才让他在这方面有些敏感罢了。


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方锐的心思很快集中于比赛。




赢了!


而且赢得是周泽楷,终结了他连胜的脚步,在很多观众眼中,方锐都做到了一件挺了不起的事,值得骄傲,值得自豪。


但是方锐不以为然。


周泽楷又怎样,赢了他就能夺得总冠军吗?并没有。非但不能确保总冠军,就连眼下的擂台赛,都完全无法确保。


在方锐眼中,这就是轮回擂台赛的第二顺位选手,虽然很强大,虽然很难缠,但是更重要的是,在他之后,轮回还有三位选手要上阵。击败了他,在获取胜利的征途上才只是迈出了一小步,还有更多的难关需要闯过呢!


所以,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距离高兴,距离骄傲,距离自豪,这还差得远呢!


下一位!


自己现在的目标是下一位,然后,下一位,再然后,还是下一位。



你或许可以看不上他的猥琐流,但是他的这份超然,难道不值得佩服吗?




这样一个人,聪明,通透,清醒,努力,坚韧,独立,可靠,纯粹,淡泊,我为什么不喜欢他?




……正经完了。我只想说,方锐,真的,有,这——么帅啊!【。

评论
热度(395)
  1. 不知年槐底老雀🐦 转载了此文字

© 不知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