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的一声

最近沉迷喻黄周江。

好棒!

眠狼:

之前在推上发过:三种不同的婚礼。
其实很凑巧,前两个月刚刚巧正好画了三对婚礼,他们也正巧代表着不同的群体。
在推上发布的时候,也收到过“只有一种是婚礼,另外两种是畸形的”这样的评论,在极度ZZZQ的西方,反对和嫌恶的声音也从未停止,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少数群体才更应该争取权利、保持信心和勇气,可喜的是,在世界范围内,虽然艰难,但确实在慢慢地行进,也由衷祝福那些为自己争取到权利的幸福的人们。
最近的事情大家也知道,其实这不单单是一件事、或者不仅仅代表一件事,我指的是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让我想到一种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古代刑罚“贴加官”,心寒又恐惧。
我很爱她,千言万语,只能祝福她跟起万物生长的速度,永不停滞腐朽,永远朝气蓬勃。

评论
热度(9960)

© 呼的一声 | Powered by LOFTER